2012年3月31日

吾弟之學業 (上)

吾弟比我小八年。
我妹出生時我才三四歲,妹妹這東西像芭比娃娃。試過三兩次脫光她的衣服去玩其他東西忘記幫她穿回,她和我的芭比們光禿禿的躺著 (妹的OS:什麼命運~~~~~)
而弟弟出生,那時候都小學生了,會幫忙餵奶換屎片餵粥仔搶著抱,活像半個阿媽。
所以對於弟弟,除了有一般姐姐的感情,還夾雜著一點點家長式的教誨。
.
吾弟進幼兒園時才兩歲 (他出生的日子剛符合那年的入讀資格),班上幼童都比他最少大半年至九個月有多。
小童時期的發展是驚人的,只差半年至九個月差距已很大很大;而女孩子在幼兒期發展又比男孩子快。換句話說,已經比其他嬰童年幼,又是男孩子。老師說什麼他不太明白、被同學推跌也只是坐著發呆,活像一舊會走路的飯。
某天跟媽媽去幼稚園偷看他上課,別人拖手圍圈唱歌跳舞扮花花,這幼童坐在座位上玩腳指。媽媽目擊情況是如此的嚴峻,有感孩子一直活在混沌也不是辦法,決定讓他停學下年再去唸,不然一直追不上會搞得很自卑。
.
下學期開學。某個明媚的早上,吃過早餐後我跟妹妹準備出門上學。
我直至現在仍深深記得這一幕。
出門時弟弟轉頭向門口的我們微笑,小時候胖胖的又有個小酒窩的他好可愛不停揮手說:
「再見再見。你們去上學,我以後不上學,真好 !」
我聽後整個嚇呆。
.
一邊拖著妹妹上學一邊憂心忡忡,如果弟弟以後都討厭上學那怎麼辦 ?
隨性的妹妹答:「那我們也沒辦法啊」
什麼沒辦法,如果弟弟一直不讀書將來變流氓四處打劫殺人放火那怎麼辦?  (-->很狹小的兒童世界觀,認定不唸書會變壞人)
妹仍是那個:「唉,那也沒辦法啊」
我續說:「到時他被抓去那個很遠的監獄....爸爸說好像叫什麼「赤壁監獄」( -->小朋友,是「赤柱」),那我們要天天坐車去探他 ! ! ( 說到底,原來是怕煩) 他會像發哥一樣被大傻盲蛇毆打,阿SIR也不會幫他,要等太平紳士!!  ( --> 港產片「監獄風雲」的教育意義很深遠) 」
妹:「 赤壁監獄遠過西環嗎? (那時我們每星期會坐巴士去西環探外婆,西環對小一的妹妹來說,是很遠很遠的地方)」
當然遠過啦,遠很多很多。
妹即時慌張:「那不行!! 我會暈車浪。弟弟不能變流氓 ! ! 」
(嗯...說到底,也都是自身利益。說好的姐弟情呢~~~)
.
後來我倆開始「鼓勵弟弟愛上學」計劃,每天回家扭盡六壬訴說學校有多好玩多開心。
為了「力証真相」,還博命寫字讀書每天目標就是拿到老師獎勵的「蜜蜂糖」拿回家給弟弟看。唉,一個十歲姐姐的苦心呀。

過了沒多久,我弟開始跟媽媽說好想上學,也整天問什麼時候可以上學。


成  功  !
.
鏡頭一轉,來到弟弟的中學時代。
他的成績中規中舉不過不失,唸區內不錯的中學。第一個所謂的「學業風浪」,來自「會考」(註:會考是香港中學五年班的公開考試,成績達標再上中六中七,再考「高考」(像台灣的聯考)上大學。但今年剛改了中學唸六年就上大學,會考高考合併成一個考試 --> 香港人,我知你明白。但俺可是有很多國內台灣等地的讀者啊)
.
會考放榜,只有11分 (好像是.....)。全科合格,科科都D的那種 (E是合格,計一分;D有兩分,如此類推。算最好的六科)
11分可升中六,但不夠分原校升讀。將來入大學,這個分數也很難。
可選擇 :
1) 重考  2) 去私校讀預科混兩年再出來工作  3) 報讀証書文憑等課程
我弟說,他想讀大學,所以想找學校重讀中五 (原校不收重讀生)。他在差不多開始會考才終如明白會考試題重點該怎麼唸,但已沒太多時間。如果重考,他有信心可以進步。
嗯,就這樣。
.
當時反對的聲音很多。
有親戚一直跟我媽說,我弟重讀只是浪費時間金錢 ( 重讀的日校是直資學校)
有朋友又說更多人重讀成績都沒多少進步,有的考更差。
又有人說不如改唸夜校重讀中五,日間去找工作。
又有人說不如在家自修重考。
又有人說什麼同學都上中六你仍重讀中五會很自卑,而且,又慢了別人一年。
總之聲音很多。煩到連我媽都一直追問我該怎樣。他也開始感到選擇重讀是否如別人所說的糟糕。
.
我的意見是,決定了,就往前走。別理閒言閒語。
說到錢,又不是窮到無飯開。只是幾千塊的學費我來付就好了。但你別休想白花我們的錢。
唸夜校日間找工作更是莫名其妙,家境未險峻到這樣吧?! 如果為錢,只是中五畢業又是半工讀(即不能花太多心力在工作上拚博),你覺得會找到什麼很有前途的工作?  工作後還有精力上課? 
留在家自修,除非有很強的意志力。否則過著每天睡到自然醒,玩電動上上網再讀書的日子。那不叫「自修」,那叫「休學」。
至於女朋友/同學都升上中六自己唸中五會很自卑,老實說你管別人怎麼想?! 將來重考進步很多,整件事就變成「吐氣揚名」了。說到自卑,如果當初有心一直讀上去的話,幹麼不盡力的時候又不覺自卑?!
而且重點是,一開始你決定重讀,是因為有信心進步很多。 那別人說什麼都別管,就算說這些「打擊話」的人是我、是媽、是爸、是二姐也好,也,別管。別管是因為,決定自己做,結果好壞全都只由自己負責。屎是自己排的,屁眼自己擦乾淨。
.
是的,我當時真的如此直接地回答。我待他有點狠,不狠不成材。我待自己也狠。
當然也不是一面倒的狠,我曾跟他說,有「重讀」的心,其實很好。
鼓勵支持,是因為明白長大後會發現很多事情做不好,心裡抱著「如果有機會可以試多次就好」的心態時,現實情況往往「沒有回頭路」。不是什麼東西都有機會讓你「試多一次的」。如果有,就好好把握,給自己一個交代、一個証明可以做更好的機會,而不是一直抱著遺憾進棺材 (太誇張了....),又或者不是一直耍咀炮說「其實我可以做很好,不過.....」那類廢話。
.
決定重讀中五,報了新學校,造新校服準備新學年。
轉眼間,又會考 。再轉眼間,又放榜。(整篇blog的時間很跳tone,前幾段他仍在讀幼稚園)
放榜那天陪他回校。
嘿。18分。
每科平均都跳上一個GRADE或更多。
順利升上這家學校的預科。
掌聲鼓勵。
.
突然有雅興談起學業,源自某天在咖啡店聽到鄰座幾個同學的對話內容。
同學甲乙丙是新學制第一批考DSE中學文憑試的學生,帶了一大堆書本筆記在咖啡店一起溫習(旁邊另外兩張桌也有三五個學生在溫習,俺還以為走錯了自修室,最後更感到自己把整個場地的平均年齡值拉高)
坐了差不多兩小時,小說我都看完一整本。
他們仨整整兩小時都在討論自己是第一屆有多不幸、東西多如繁星唸不完、制度對他們不公平等等等。每個年代的學生都有這種唸書唸到發瘋而不停埋怨的時刻,姐我也曾唸書唸到一半跟同學偷偷跑出去燒(另一同學的)筆記。哈。
但埋怨兩個小時也有點太長了吧。你要麼灑脫不玩這個制度,要麼好好戰勝它。努力讀書、成績好這些,如他們所說,真的不代表你比較聰明,讀書好也不代表你前途似錦。但不能否認,讀書好的人,大多都是意志力、專注力比別人高,也很少為自己找藉口。
我教琴有兩個學生也是今屆的考生。他們曾說這考試一次定勝負有點殘忍。但親愛的,如我之前所說,人生很多事情都不是可以讓你一直試、試到飽的。而我們從前考一次會考一次高考也不見得比較過癮。我弟重考合起來三次啊。你以為很好玩嗎?!
只是考一次罷了。一次罷了。把能量都儲在一起KO這一次囉。
公開考試的同學仔們都加油啊。


1 則留言:

  1. 看畢,充滿正能量,好感動. 謝謝你阿Yo姐姐.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