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1日

吾弟之學業(下)

小時候爸請人回來看風水命理。
師傅曾對爸媽說,大女兒(我呀)命格的文昌文曲這類「讀書的星」都很好 ( 爸媽表情即時樂歪歪)。

師傅再續,但這女兒,沒有什麼事業心,她的事業宮,嗯,跟夫妻宮其他的這些XX星(忘了什麼)堆在一起。戀愛幾乎是畢生事業 (爸媽即時變臉灰晒)。但他最後也補充,此女兒一生衣食無憂,很孝順顧家,將來的路也愈走愈順 (懷疑是安撫爸媽,怕他倆即時將我問吊)。
不知是碰巧被他說中還是什麼,從小讀書的路算是走得很順。我不聰明,真的一點也不。我妹比我聰明很多;她心思細密、頭腦清晰。我只是記性好罷了,對文字敏感度也高。只要看過文字一兩次已可記得八八九九。在香港這個「影印機」的教育制度下,是有點優勢。
會考成績不錯本來可原校升讀。但不甘心女校無聊想溝更多的仔希望為人生開闢新的生活視野,轉了去預科學校升學。
弟妹兩人在學業上比我走多了一點的路、繞多了一點彎。但事業上,我妹個性乖巧溫馴又捱得,出來工作後都走得順暢 ( 她是會計師)。有時路走多一點,不代表什麼。就算現在一直在繞路,就當是練練腿力,為將來做點準備。
.
說到繞路,弟弟重讀後在新的學校順利升上中六。
中七那年高考,我都忘了他拿什麼成績。總之,上了某家大學的副學士 (工商管理)。
副學士是這幾年的新興產物。由於這篇不是教育學術討論研究,它的利弊前景之類就不多說了 。曾看雜誌有學生說副學士是學院騙錢的垃圾,但我妹,當年也是讀副學士再上正式學位,她某些副學士同學更是只唸了一年已轉去學位課程。可能有這樣的「人板」,我不認為是一面倒的差勁。(當然升上正式學位的大前題是,唸副學士時成績要很好啦)
.
弟唸完第一年,GPA的總分成績屬中游階段。要上學位的機會不高。
他的課程在第二年會到上海當交流生一個學期。
某天,他突然致電我,說不想去上海當交流生。去上海的學期不會算GPA分數,就只是PASS或FAIL (有去已經會PASS)。以他現在的成績,第二年起碼要靠兩個學期考得很好很好的GPA成績才拿到學位的面試機會。如果去了上海,少了一個學期追成績,應該沒有面試的機會。
但留在香港,由於學系的同學全去了上海,他需要轉到另一個系(!)去讀第二年追成績 。換句話說,成績不一定給你追到 (因為都是全新的未接觸過的東西呀,人家同學都唸了一年囉....)
我還未想到如何回應他,他說,剛剛致電那位負責「上海交換生之旅」的老師說不想去上海希望想留在香港追成績。老師直接拒絕了他不去上海的申請,而且(好像)很生氣。就算真的留在香港,還要找轉系的教授收他,但還有幾天就放暑假了。現在老師不肯讓他留在香港。
.
我聽後,好像炳了他大半小時。大佬,不論你的理由多麼的有理,老師生氣,好正常。
你對別人有要求時,表達的所謂「誠意」就只是「打個電話話唔去」而已嗎?!
老師不是閒著沒事做的。我完全不知道這個老師(或教授)是誰,但每年會為學生籌備到內地做交換生,還帶隊出發,還要跟內地的學校交涉申請、安排食宿、學生人數、安全等等,當然肯定以上不是老師一人去完成,但有時間,老師怎麼不坐在家中看看電視放放狗(誰說老師有養狗....)
幫你們這堆柴娃娃搞這麼多東西, 除了因為學校有薪金發給老師,我也相信老師覺得學生出外看看,到內地學校去交流,總有什麼得著才會為你們張羅這麼多吧?! 只是不負責任地一個電話打去沒有交代很清楚就說不想去,誰說你可以這樣浪費別人的心血和付出? 好啦學生隨便打個電話,這個說想追成績,那個說阿媽生日,這個又說外婆煲湯要去飲,你是老師的話餘生會不會再為學生籌備什麼?
真的想留在香港追成績,明天直接回學校找老師約見。想辦法告訴老師真的好想去上海,也明白老師的「上海之旅」有多偉大,不去的話對人生是多麼的可惜多麼的遺憾  (大哥,也得讚讚老師的活動啊...)。只是,你,也好想抓緊機會追回成績。

當然老師會說,你不一定追到成績啊,還要轉第二個系唸全新的東西喎。追不到成績,又失去了內地交流的機會,你是雙重損失啊。怎麼續下去說服她,你自己想辦法。說服完老師放人,你還要說服另外一個系的老師收留你。什麼都是自己爭取啊,No free Lunch。
想當年姐我偷偷考了演藝學院學位後,被JUPAS踼了出局沒有學位OFFER (後來知道是APA一早給了學位OFFER所以JUPAS沒了我的申請),不甘心明明成績肯定可分配大學學位給我的,我要霸個學位回來 (當初不是想讀呀只是想霸,但後來某些原因又不想唸演藝了。找天詳談這事,簡直是經典)。在醫院照完胃鏡吊著針,袋著吊針的鹽水在口袋(!!!!) 再偷走出醫院溜到大學找教授理論。弟你打個電話就把事情罷平,那俺當年偷走出醫院玩這麼大很沒面子耶......(不是沒面子,你是發神經)。
.
他也不是省油的燈。搞了好像一星期,說服到老師答應讓他留在香港。另一系的教授也收了他。
餘下的,就只有兩個學期的發奮圖強。
.
前幾天,弟whatsapp我的。
好像差不多科科都拿A。拿了大學進步獎的獎學金。
前陣子到不同的學系面試。
最後,某個學位也正式收了他  (但好像要他考回IELTS的英文試)。
有人強烈要求我稱讚他喎。我也很給面子呀,特地寫了兩篇歌頌。
.
上一篇有人留言,家人很想他讀大學,但本身讀書不好(興趣是其他東西),感到很失意。
我有很多很多很多朋友,早早出來工作沒有讀大學,現在做著喜歡的有意義的工作 (當然他們在那個領域裡付出很多也很努力)
我覺得,學歷,真的不是一切。因我也認識讀完博士但不知所謂的人。
龍應台寫給兒子安德烈的書中,她曾寫:「我要求你讀書好,不是因為要你跟別人比較,而是希望你將來有選擇的權利。選擇有意義的,有時間的工作,而不是被迫謀生。」( 不是原文,因我懶去找書,記憶中大概這樣)
自小已被教育到,人要有一個或以上的技能傍身去讓自己有選擇的自由。我知道如果某天不想飛了,可以去教琴、做伴奏,可以寫東西,可以教小朋友 (從前有教過英文、音樂playgroup)。我當空姐,是因為我選擇當空姐,而不是生活所迫而去當空姐。得罪說,有時見到某些同事為了快點升職拚命擦鞋,但我們的工作升了職就只是加個少得可憐的薪金,我是真心地感到可悲。我明白各人有各人的生存之道,各人有各人的路去走。但被迫謀生到連尊嚴也放下,那,是很可憐的。
在這個現實的社會,高學歷無可否認會有多一點的選擇。但如果你已盡晒奶力仍是唸到一塌糊塗,那就去找一個自己喜歡的、有信心做很好的東西去鍛鍊技能,把這技能練成一個專業。來到這個資訊發達的世代,我不相信會有懷才不遇,感到「不遇」可能只是你以為自己很有才但事實並非如此,又或是仍未夠努力。
上篇有人留言說她的弟弟當年會考很差,沒有選擇重讀而去學做甜點,現在已是個甜品師傅,她跟我一樣為弟弟感到驕傲。愛吃甜品的我看到兩眼發光 ! ! ! ! 甜品呀甜品呀 !  ! 這條路走得很對,這世界就是要有專門研究甜品的人 (緊握拳頭) ! ! ! 我們平日High Tea的美好都是甜品師傅帶給我們的,深深感激 ! !
.
所以,只要努力,條條大路通羅馬。
不管,你的羅馬在哪裡。

3 則留言:

  1. 「條條大路通羅馬」對我們這些繞了超遠的大彎才學位畢業的人來說,是特別有感受的。
    也說實在,我的確認為副學士不只是用來騙錢的垃圾啦,我當年也有許多同學在一年/兩年後也得到正式學位的,而且為數不少。我本人呢,也是完成兩年副學士課程才考進演藝的,也差兩個月便學位畢業了。雖然根本不需要副學士也有資格考apa,但那兩年的學的東西,我到現在也覺得好有用啊。所以也希望新一代的90後,也不要放棄耶。
    (有時做的不夠好,恢不一定是字夠努力,有時可能是壓力太大,放鬆一點可能反而成績更好呢 <-這是我在這4年演藝生活裏領悟到的)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唉,咁我真係好失敗,雖然係其他人眼裡唔係。
    我小學中學都無端端讀到好學校,無驚無險雙學士學位畢業。無驚無險打份會計工,但真係為份糧,番工係用青春換份糧。當初揀會計同金融係因為屋企教落做人穩穩陣陣,同埋無乜冒險心。的確呢行係穩陣,美國蕭條咗咁耐我都有工做,不過都係會諗若果我早D知道自己喺設計方面有興趣,條路會幾唔同呢?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現在香港的男仔, 由細到大, 生活要承受很多挫折, 學業啦, 金錢啦, 追女仔啦....狀況已經十分可憐, 是非常渴望家人呵護的, 如果得不到適當關懷, 很易留下童年陰影

    回覆刪除